打开豆奶APP

天微微亮,阮白还在沉睡中。

昨晚,慕少凌不知道要了她多少次,他知道,她累坏了。

他抱着她柔软且馨香的身体,在微熙的晨光中,她仿佛一朵娇艳盛开的花朵,迷乱了他的眼。

抱着她的感觉,那么美好,美好的让人沉溺其中,甚至不愿意醒来。

阮白似乎在梦中睡的不太安稳,她眉头微皱,像只慵懒的猫咪,微微蜷缩着身体,偶尔发出一声轻咛。

慕少凌为她调整了个舒服的睡姿,撩开她细碎的刘海,爱的吻,一一落到她光洁白皙的额头,那深情的目光,再次落到她恬静的睡颜上。

她的眉很细,不同于滥俗于满大街的粗平眉,她是天生的柳叶眉,弯曲出来的弧度很好看,浓密纤长的睫毛,就像优美的小扇子一样。

他们的三个宝宝,就是遗传了她长而卷翘的睫毛。

慕少凌情不自禁的用手轻轻揪了揪她的长睫,微微掀开她的眼帘,其实他最喜欢的还是她漆黑的瞳仁,那么纯净,莹亮,就像是两潭清水,清澈又明媚,温婉的让人心疼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一直清晰的记得,他们初识时候的场景。

她穿着白色的棉布裙,裙摆上绣着青绿色的碧竹,随着她的一走一动,青竹像是活了一样,随着她的动作而摇曳着。

女孩子细碎的长发飘在风中,眺望着夜空,轻声歌唱,那飘忽又忧郁的眼睛,却分外的沉静。

手拿纯白色气球少女图片

他不知道那时候的她,到底经历了什么,为什么小小年纪,眼睛里却藏满了沧桑,忧郁,可她又矛盾的纯净,纯净的让人窒息,就是因为有她的存在,他烦乱的世界突然变得迷幻而丰富。

明明已经过了那么多年,他们也一起走过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,可那一幕却总是清晰的浮现他的脑海里,一切仿佛就在昨日。

他低下头,深深的吻住了阮白的唇,那么重的吻,让她几乎不能呼吸。

阮白被慕少凌有些粗鲁的动作弄醒了。

她勉强睁开惺忪的睡眼,眸中还弥漫着一层雾气:“少凌……”

她有些无措,初醒的眼神懵懵懂懂,看起来又萌又俏。

慕少凌顿时觉得自己又来了感觉,他揽住她的身体,让她趴在自己身上。

察觉到他的意图,阮白一下子有些慌乱了起来,她推拒着:“少凌,不……不行,我好累……”

“小白,我想要……知不知道,这两年多我每时每刻都在想,发疯了的想。现在好不容易见到,总得让我得到满足吧?”慕少凌有些委屈巴巴的说着,下一刻,已经付诸了实际行动。

阮白在他身下很乖巧,尽情的让他释放。

这是她最爱的男人,她魂牵梦绕了那么久的男人,双唇微微翕动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是终究没有开口,只是咬着他的肩膀,柔顺的任由他为所欲为。

晨曦透过薄纱窗帘,映照到了她和他的身体上,泛出神圣的光晕。

他和她十指紧扣,四目相对。

他咬着她精巧的耳垂,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畔呢喃:“小白,我爱,我爱……”

阮白泪眼濛濛的望着他,用更多的热情回应着他,眼角潮湿一片:“我也爱,少凌,我也爱……永远不要离开我……”

“好。”回应她的,是男人更无度的需索。

房间内的温度节节攀升,火热的因子,漂浮在空气中每一个角角落落。

……

等到他们缠绵后起床,已经到了接近中午了。

阮白到了浴室洗漱,透过落地镜,她看到自己身上青青紫紫一片,白皙的身体上几乎没有一片完好的肌肤,可见男人有多禽獣。

洗漱完毕,她穿好衣服,和慕少凌一起下去用餐,这才想起自己的宝贝儿子,昨晚被他给扔了出去,也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吃饭。

她刚要询问女佣,淘淘有没有闹腾,女佣便为难的指了指隔壁的房间:“慕太太,小少爷一直在发脾气,不肯出来吃饭,他把自己关在隔壁小房间,谁都不让进……”

阮白一听,急了,淘淘现在正在关键的发育时刻,怎么可以不吃饭呢?

她想亲自叫淘淘出来,却被慕少凌拦住了:“不能这样过分溺爱他,这样纵容着他,只会害了他。他爱吃不吃,等实在饿的受不了了,他自然会出来用餐。”

“可是,淘淘还那么小,我怎么可以……”

“不用管他,让他先饿着吧。”

慕少凌想,那么小就开始闹脾气,再惯着那小东西,他岂不是要翻了天了?

林霖是第一次见到慕少凌,那个让人极度惊艳的男人,眉目似画,气度非凡,有一种难以接近的冷傲,更有着豪门贵公子的绝对风范,虽然并不刻意,一看就是与生俱来的优越,但却是普通人一辈子难以逾越的存在。

可是,当男人冷然的目光,望向阮白的时候,却分明是赤裸裸的疼宠,一点都不刻意隐藏。

“少凌,这是我堂妹林霖,霖,这是姐夫慕少凌。”阮白互相向林霖和慕少凌,介绍了他们彼此。

“好。”慕少凌礼貌的对她点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

那柔情似水的眸,再次落到阮白身上,仿佛林霖在他面前,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
林霖突然有些明白,姐姐等了他那么久,对他始终念念不忘的原因了。

这样优秀又深情的男人,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,换作是她,可能也会难以忘怀。

餐桌上。

“太瘦了,多吃点肉,少吃点蔬菜。还有,体质偏寒,多喝点羊肉汤。”在用餐过程中,慕少凌不停的为阮白夹菜,甚至还细心的替她擦拭嘴角的菜渍,就像照顾一个小孩子那般细心。

在他的温柔嘱咐下,阮白不停的往嘴巴里塞着饭菜,时而还会偷偷的亲他一口。

林霖突然觉得好心塞。

自己明明存在着,但他们却完全当自己是透明人,赤果果的秀恩爱。

她觉得自己这个超级无敌大灯泡,实在是碍眼。

最后,实在受不了他们甜蜜的狗粮,林霖匆匆扒了几口饭,推说要去看看淘淘,便匆匆的离开了餐桌。

姐姐和姐夫实在太过分了,欺负她这只单身狗是不是。

哼,等着,她早晚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只狗,回来定要亮瞎他们的双眼。

【我是堆堆,已经制作成广播剧,关注微-信-公众-号瑶池就可以收听】